-

霍霖封抽出腰間的長劍就準備殺了沐雲朵,沐雲西急忙拉住了他:“等一下。”

霍霖封臉上帶著怒意:“你不該心軟,彆忘了你剛纔經曆的事。”

“我永遠都不會忘。”

沐雲西放開霍霖封來到沐雲朵麵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是不是有人在背後幫你?不然憑你的一己之力,你不可能出動那麼多的人。”

沐雲朵躺在楊煙茹懷裡,虛弱的臉上帶著詭異的笑:“你蹲下來,蹲下來我就告訴你。”

霍霖封要上前拉住沐雲西。

沐雲西抬手製止了霍霖封,緩緩半蹲到沐雲朵麵前,沐雲朵突然麵上發狠,衝過來就要掐住沐雲西的脖子。

霍霖封和沐將軍大吃一驚,兩人還冇來得及出手,隻見沐雲西眼神一冷,雙指夾著一根細小的銀針,猛的插進了沐雲朵頭部的一個穴位上。

“啊!”沐雲朵突然抱著頭痛苦的滾到地上。

“雲朵。”楊煙茹急忙去抱住沐雲朵,但沐雲朵一直在地上打滾,怎麼也抱不住。

“你對她做了什麼?”楊煙茹衝著沐雲西大吼,“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是雲朵害你的,說不定是你為人太差才被彆人盯上的,你彆想害我的雲朵。”

楊煙茹衝上來就想推搡沐雲西。

沐雲西直接推了她一把,楊煙茹被推了一個踉蹌,退了好幾步才站穩。

沐雲西發狠的說道:“收拾她我就不需要理由,也不要什麼狗屁的證據,隻要沐雲朵不說出在背後幫她的人,那她這輩子都會這樣。

每隔一個時辰她就會頭痛欲裂一次,而且無藥可醫。”

沐雲西麵上帶著狠戾,就憑沐雲朵見到她說的第一句話,沐雲西就知道她被黑衣人劫持和沐雲朵脫不了關係。

既然沐雲朵冇給她留活路,她也要讓沐雲朵生不如死。

霍霖封和沐將軍,還有沐雲雪都冷眼看著在地上疼得打滾的沐雲雪,冇有一人上前幫她。

沐雲朵已經完全冇有人性了,為了置沐雲西於死地,不但用這樣齷齪的方法毀了沐將軍和沐雲雪的名聲,還殘忍的殺害了龐氏。

她的所作所為,就是殺了她也不為過。

楊煙茹看著眾人冷漠的眼神,她眼裡帶著猩紅的恨意:“你們所有人都認為是我的雲朵該死嗎?啊!為什麼冇有人責怪沐雲西?”

楊煙茹指著沐雲西大吼:“要不是你,我的雲朵怎麼會變成這樣?是你害她被楊朝明玷汙了,她纔會懷上那個野種。

是你黑心的切掉了雲朵的子宮,讓她這輩子都失去了做母親的權利,是你把她的事情到處說,害得她身敗名裂的。

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做的,你為什麼不去死!為什麼?嗚嗚嗚……我可憐的雲朵,嗚嗚嗚……”

楊煙茹去抱著疼得幾乎暈厥過去的沐雲朵,哭得撕心裂肺。

沐雲西冷眼看著楊眼茹:“楊氏,為何到了現在,你都還要將責任推到彆人身上呢,你的女兒變成今天這個樣子,不是你一手促成的嗎?”

“你說什麼?”楊煙茹雙眼充血的瞪著沐雲西。

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