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小說網 >  重生1988年 >   第1149章 開售

-

年前佳峰的生產廠商已經開始批量生產手機,現在各大門店倉庫中的貨物充足,進店預約的人不少,罵虛假宣傳的也不少,不過更多的人選擇下定。

距離佳訊手機開售隻剩下不到二十四小時,海外的事情國內並冇有發散開來,董事局內關於讓陸峰引咎辭職的事兒更冇人關注,大家隻是眼巴巴的盯著佳峰這一次開售。

手機是高階貨,大家對於國產並不認可,如果佳峰打開市場,那麼其他廠商也必然一擁而上,尤其是波導,他們已經跟香江的技術廠商談妥了,隻要佳訊成功,立馬量產搶奪市場。

小靈通的引入人吳鷹則是非常焦急,技術引入已經在走合同,他碰到的問題和陸峰差不多,電信集團不跟他合作,傳統的信號站無法接受小靈通的頻率,1996年電信和移動分家方纔迎來視窗機遇。

這一天所有老總哪怕是在家裡也在互相打著電話,不管是曾經的對手還是朋友,都在關注著這一刻,純國產的手機對於這個時代的國內意味著什麼,大家心裡都清楚。

有人在電話裡對陸峰並不看好,手機和家電不同,手機是需要大基建配合,同時對於信號晶片要求比較高,隻要信號功率差,那就等於手裡拿了一個磚頭。

對於佳峰內部瞭解的人則認為,陸峰失敗的問題不在產品上,而是董事局內部,佳峰這輛告訴飛馳的跑車,正在脫離陸峰的掌控,朝著肢解的方向去了。

就在這一天,科技委聯絡了多家大型國企負責人,要求他們利用企業的關係幫忙找尋符合型號的全套光刻機。

陸峰對於董事局的辭職要求當放屁,一上午的時間開了六場會議,事無钜細都過問了一遍,把海外的事兒先丟在了腦後。

下午三點,摩托羅拉和諾基亞的華夏負責人都在關注著這件事兒,對於佳訊手機的競爭他們早就注意到,不過現在市場不大,消費者主要還是認可品牌力,所以他們對於佳訊手機的開賣並冇有感到多大的壓力。

會議室內,陸峰朝著眾人道:“明天正式開售,我要的就是一個開門紅,各種報紙,電視媒體的采訪全部弄上,宣傳要跟上,不僅僅要挖掘新的購買力,更重要的是搶占摩托羅拉,諾基亞,愛立信這些牌子的用戶。”

“賣的好不好先不談,但是一定要讓普通消費者認為我們賣的好,而且要讓手裡有點錢的,準備投資的小老闆認為國產手機非常有市場。”

“市場絕不是佳峰一家撐起來,國產手機的市場一定是讓更多的人從中受益,方纔能夠壯大,在這一點的宣傳上要重點在華強北這種地方宣傳,隻有能掙錢,那麼就不缺聰明人,也不缺有勢力的人,問題都會被一個個的解決掉。”

會議室內的眾人聽著這些話,他們感覺的出來,陸總好像根本不在乎佳訊手機是否真的火爆,他隻是希望所有人認為他火爆。

朱立東最明白現在的陸峰想乾什麼,提出了一個問題:“陸總,當手機市場繁榮的時候,還是有一個問題,那就是通訊晶片,我們都是一次性采購上百萬的貨備著,那些小老闆怎麼辦?”

“放心吧,這些問題用不著替他們操心,隻要有市場,有需求,會有人處理這些問題的,我們隻需要激發市場就可以。”陸峰朝著眾人道:“我們不僅要自己造手機,還要幫彆人造手機,這兩年我們不是做了很多代工的家電嘛?手機也是一樣的。”

陸峰想要的很簡單,他就是要讓雜牌機衝出來,隻要華強北那幫人看到甜頭,市場就會繁榮起來,市場繁榮就能養得了一家晶片企業。

傍晚時分隨著散會,陸峰略顯疲憊的走出了會議室,剛出門口就被古德利堵著了。

“根據董事局規定。”

陸峰盯著他道:“你信不信我找幾個社會人弄死你?”

“陸總,你是做企業的,不是做黑社會的,施羅德集團投資那麼多錢,我有必要代表我方的利益在董事局規定範圍內申述權利。”古德利盯著陸峰道。

“不就是想讓我辭職嘛?董事局的流程走完再說,我重申一次,我不是在操控管理層,我是在協助管理層進行工作。”陸峰不想跟他多廢話,大步流星的朝著樓下走去。

魏豔丹昨天還跟陸峰反應過,這位古德利過年都冇休息,不斷地接觸企業的中層管理,隨著企業壯大,內部各種派係林立,反對陸峰的人已經有不少了。

如果古德利拉攏到了足夠多的人,就可能撼動高層管理,畢竟董事局的代表是他們選出來的,明年董事局會議之前的小選,魏豔丹這批人很可能被剝奪代表的職位,到時候陸峰在董事局上會非常被動。

此刻陸峰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企業太過龐大,多方勢力在內部攪動,想要平衡各方的勢力,本身就需要極高的管理水平。

更何況華爾街還處處針對,現在的局麵已經是陸峰能做到的最好了。

晚上吃過飯又做了一番充分的準備,晚上十點陸峰方纔回到家裡,簡單的洗漱後倒頭就睡。

次日一早,廣州,江蘇兩地的年味依然濃鬱著,街頭巷尾能夠看到燃放鞭炮留下的痕跡,一些門店陸續開張,隻不過顯得比較冷清,相比較起來威普達門口人多了起來。

一進門最好的櫃檯位置原本屬於諾基亞,現在也分給了佳訊手機,不管是門口的牌子,還是裡麵牆上碩大的佳訊手機字樣,都顯示這這款手機在這裡無與倫比的地位。

門店內七八個三十多歲的男子依靠在櫃檯上問詢著,手裡拿著佳訊手機,一個個都顯得有些猶豫。

手機不是電視機,對於現在的絕大多數人都不是必需品,更何況手機的價格比電視機貴的不是一星半點。

“啥價格嘛?”其中一個男子問道。

“這價格還不清楚咧,等一會兒得問總公司,我覺得這個比外國的牌子劃算,它是跟郵電集團合作的,去了申請入網,就能把兩個號碼設置為親密號,打電話不花錢。”店員解釋著。

“這牌子聽都冇聽過,萬一壞了,你們跑了,我們去哪兒找咧?”另一個男子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咦!您放一萬個心咧,這是大企業,佳峰知道不?這店裡麵的所有產品,都是人家的,諾基亞是大牌子吧?照樣合作呢。”旁邊一個領班模樣的女人走過來,指了指門店裡的維修售後攤位說道:“三個月內保修,放心吧。”

旁邊的人聽這話已經按耐不住了,開口道:“七千以內能買,我就買,我現在就剩下七千塊錢了。”

女領班剛準備繼續推銷一下,被裡屋的人叫了過去,說有電話,走進去冇幾分鐘出來後麵帶笑容道:“有訊息了,賣六千!”

六千塊的價格無疑讓現場的幾個人都是一驚,其中購買意願最強的大哥立馬買了一部,剩下幾個人也在猶豫。

一早上這樣的情景在佳峰各大門店上演著。

陸峰直到快中午時分方纔到了公司,到了公司第一件事兒先把朱立東和杜國楹叫了過來,詢問道:“上午銷量怎麼樣?”

杜國楹臉色帶著幾分驚喜,看了一眼朱立東道:“朱總說吧。”

“又不是多大的數據,還讓我說,一上午各大門店通過電話反饋回來的數據,賣的還不錯,九百部手機,我們在兩省三十四個市有門店一百二十家,平均每家門店售出七點五部手機,有些地理位置不好的門店,一部都冇賣,相較於摩托羅拉和諾基亞的出貨量,已經是非常高了。”朱立東回答道。

“也就是說,今天賣兩千部冇問題?”陸峰對於這個數據冇有過多的表情,站在那楞了一會兒道:“讓媒體宣傳,一上午賣了兩千八百部手機,總銷售額超一千六百萬,五小時狂賺四百萬。”

“陸總,我們本來就是虧本狀態,現在對外說賺四百萬,會不會讓消費者覺得我們產品價值低啊?”杜國楹提醒道。

“我不在乎消費者怎麼想,我現在隻想讓人覺得造手機就能白撿錢,這篇報道出去後,朱總,你後麵去參加各種活動,遇見人就說我們可以開放全套的流水線進行代工。”陸峰朝著朱立東道:“從產品檔次,外形設計,內置的操作係統,除了通訊晶片外,我們全部能做,他們想貼什麼牌子就貼什麼牌子,而且把門檻降低點,一百部就能上流水線。”

“我知道了!”朱立東點頭道。

通訊晶片成了陸峰此刻的痛,如果光刻機冇出問題,用不了幾個月的時間,通訊晶片也完全可以自己生產。

到時候佳峰就成了一家朝著社會瘋狂輸出各種檔次成品手機和配件的企業,隻可惜天不遂人願。

隨著朱立東對外宣佈佳訊手機的訊息,迅速引起了行業的高度關注,一上午時間兩千八百部的銷售量著實把不少人給驚到了。

很多人在估算,佳訊手機第一天能賣幾百部已經算好的了,畢竟是兩個省份在銷售,可現在這個數據卻讓人們在琢磨,國內的富人有這麼多嘛?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