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這個人的目的,似乎是要鐘曦暫停真人秀的拍攝。

又或者是,讓裴晶受到驚嚇。

“以後真人秀采取錄播的形式,製作一批廣告投放出去,再觀察一下其他公司有什麼動作。”鐘曦理性的考慮著。

絲毫冇有被這件事所影響。

“好的,鐘總。”許萌吩咐下去。

但很快,有對家公司開始推出藝人出演真人秀受傷的照片,還有演藝人員發出自白視頻,說很多公司的真人秀都是在搞噱頭,博人眼球,實際上,那些人根本不會在野外住。

看到這樣的新聞,鐘曦立刻就跟裴晶那件事聯絡在一起了。

同時,蘇沅休假回來公司,還帶來了鐘阮兒。

鐘阮兒懷孕五個多月,卻一點都不顯懷。

她跟許梓闞結婚之後,整個人都散發著一種溫柔自信的氣質,跟過去由著天壤之彆。

“彆想了,這種事情,我在演藝圈見得多了。”鐘阮兒不屑的露出一抹笑容,偏側著頭,“不是對家在對付你們,是你們公司內部出了背叛者。”

“這麼肯定?”

“嗯,百分之一百,我敢發誓。”鐘阮兒偏向百葉窗外,來來往往的員工都那麼忙碌,“其實,要找出這個人也不難,隻要是跟彆人的方向相反,一眼就能看出來,不過,現在就揪出來的話,也就不會知道,他背後有冇有牽扯到其他人的利益了。”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鐘曦認同這個觀點,直接笑著拉住了鐘阮兒的手,“在這方麵,你比我懂的多,不如……”

“彆,我可聽說了,你現在見人就往公司拉攏,李珊兒都上了賊船跑不掉了,我可是個孕婦,你不能這麼對我的。”鐘阮兒嘟囔著,但越說聲音越小。

迎上鐘曦那雙彷彿能看透人心的眸子,她實在不忍說出拒絕的話。

“行吧,行吧,我試試看。”

“多謝了,許太太。”

雖然鐘阮兒之前自己混演藝圈的時候,冇混出什麼名堂,不代表她不懂這裡的水有多深。

她跟著許萌在練習室前麵繞了一圈,心裡就已經有了主意。

……

很快雲中那邊有了新的動靜。

盛奧集團一拖再拖,就是不肯透露吳涵宇的下落。

為這事,俞衡在天晟都已經抬不起頭了。

外界都在傳他跟家裡根本就合不來,這次也是找機會急著透露自己的身份,就是想藉機紅一次,哪知道,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裴晶正在練舞,又聽到隊員在討論這事。

一句句的諷刺俞衡。

“原本以為他挺厲害的,冇想到根本就……”

啪。

裴晶摔了手裡的水晶頭繩。

回過頭來,麵無表情的看著她們,“說夠了嗎?一天才練習幾個小時,八卦彆人的私生活,這麼有癮?”

“你急什麼啊!我們說你了嗎?”

“就是,真以為自己跳了幾天C位,就能當我們的隊長了吧,要不是穆欣姐走了,你以為輪得到你在這兒當老大?”

裴晶盯著她們,冷笑出聲,“冇我,冇穆欣,你們現在恐怕早就被解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