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片刻之後。

換上了匈奴準備的衣物,陳泰獨自一人孤零零的站在茫茫的草原之上。

他看著不遠處的天邊。

若是冇有認錯的話,那應該正是南方。

他眼裡閃過濃濃的懷念和掙紮,似乎看到了那片蔚藍的天空之下,有著繁華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

還有那熟悉的鄉音。

一切,都是那麼的魂牽夢繞。

可他現在已經很難再回去了。

……

時間過的很快,有時候隻在須臾之間。

三日後,商船之上。

ps://m.vp.

周擎天怔怔的望著眼前寬闊的河流,靜靜出神。

自己腳下的這條運河,是前朝才修繕完畢的,算是可以名留史冊的大工程。

其綿延之長,足以讓人瞠目結舌。

西至京畿重地,也就是京城。

東至遙遠的杭城,還遠在江南更南之地。

沿途經過數個州府,所過城鎮更是數不勝數。

而眼下,他們已經到了琅琊境內。

過了琅琊,便就到了江南州的範圍。

這一路過來,讓周擎天看到了不少以前從未見過的風土人情。

各個地方的百姓都有各自的生活習慣,就連房屋的製式,也因當地氣候不同而不同。

但總體來說,百姓們都還算安居樂業。

這讓這段時間以來一直緊繃著心情的周擎天,突然倍感放鬆了起來。

雖然明知光明之下必有黑暗,但他還是希望這一路上不要見到那些蠅營狗苟,殺人越貨之事。

也算是聊以慰藉。

耳邊傳來一陣陣號子聲,周擎天朝著發出聲音的位置看去。

正是王森正帶領著手下的兄弟們在船邊捕魚。

而眼下,已經到了收網的好時機。

“不要鬆手,一起用力!”

王森豪爽的笑著,這段時間以來他和周擎天已經十分熟悉。

周擎天知道,這艘商船的擁有者,正是被譽為江南州五大商會之一的虎威商會。

也就是之前在登上商船時,周擎天所看到的那個虎頭徽章所代表的勢力。

每每談起自己家商會,王森的臉上都會洋溢著驕傲的笑容。

雖然他隻是一個外姓的船老大,但執掌虎威商會的馬家卻是待他不薄。

所以,王森對商會很有歸屬感。

在他的解釋下,周擎天這才知道,虎威商會旗下的生意到底做的有多大。

其下不僅僅隻有船業,還有漁業,票號,典當行。

甚至就連礦業也都有所涉足。

而他們眼下搭乘的這艘商船,運送的便是津城購來的精鐵礦。

江南州算得上的是整個大周朝最為富庶的地方,或許可以聽到直隸大旱,百姓民不聊生的話題。

但是江南州卻是不可能發生類似的事。

冇辦法,那裡土地肥沃,且氣候濕潤,又有漁獲。

再加上江南一代的百姓大都精通商貿,所以整體來說,江南州都是整個大周最為富庶的位置。

而京畿地區,恐怕也隻有京城才能與之相比。

但若是從整體來看的話,還是有所不如的。

這樣的環境下,有著獨占江南州商貿霸主地位的五大商會,似乎也就不足為奇了。

很快,王森等人便拉起了沉入水底的漁網。

漁網被放在甲板之上,被打上來的魚類足足有著數百斤重。

王森他們常年在運河上航行,而船隻又要運送貨物,自然不可能攜帶太多的食物。

所以,靠水吃水,便是他們在商船上獲取食物的來源。

就算是吃不完的魚類,也可以在沿途的碼頭上去售賣。

這樣一來,對於船上的每個人而言,就又是一筆足以養家餬口的收入。

對此,周擎天自然是看在眼裡,而且極為讚賞。

他看多了那些搜刮民脂民膏的貪官,所以更喜歡王森這種靠自己雙手勞動的人。

“周兄和田姑娘來吃飯吧,今天的魚很肥!”

王森站在甲板的另外一頭,對著周擎天扯著嗓子喊道。

周擎天笑了一聲,這才手搖著摺扇,帶著身後的田無雙走了過去。

這段時間以來,他們每日都是如此同吃同住,彼此之間倒也能聊的來。

不過,就在這時。

不遠處的船艙裡,卻是突然傳來一陣驚呼聲。

“老大!你看前麵!”

王森聞言,不敢怠慢的朝著船隻眼前看去。

這麼一看,他卻是突然瞳孔一縮。

隻見眼前的河麵之上,漂浮著三艘快船。

而每個快船之上,則都站立著五個打扮看上去有些奇怪的人。

他們手上皆是拿著樸刀,此刻正一臉獰笑的朝著王森的船看過來。

“漕運幫?”

甲板上,王森臉色有些古怪的說了一句。

一旁的周擎天自然也注意到了眼前的一切。

這漕運幫他清楚,乃是整個大周最大的民間幫派,基本上靠著收取國王船隻的通航費維持生計。

而他們更是人緣廣佈,據說整個漕運幫足足占據了大周朝九成半以上的航路。

眼前的大運河,自然也不能免俗。

更恐怖的,便是這漕運幫上上下下,足有數萬人之多!

這一點來看,確實是大周朝的蛀蟲。

隻不過,他們行事倒也有其不錯的一麵。

也就是說,交了那所謂通航費的船隻,便會受到漕運幫的保護。

這些手持樸刀的人,將會阻止其他任何水匪之類的傢夥接近船隻。

所以這麼一來,倒也算是變相的維護了航運的秩序。

這也是周擎天為什麼一直容忍這樣幫派存在的原因。

有些事情,漕運衙門還真不好親自去做。

一旁,王森雖然有些疑惑這些漕運幫的人為何會阻攔他們虎威商會的船隻。

但他也並冇有放在心上。

雖然漕運幫在大周朝的航路上有著說一不二的地位,過往的船隻為了不惹麻煩,也都會願意付這個錢。

但要知道,凡事都有個例外。

他們虎威商會就正好是這個例外之一。

作為江南州最大的五家商會之一,虎威商會實力極強。

彆的不說,就說漕運幫在江南州的生意,若是冇有了五大商會為其背書,恐怕都無法正常行進下去。

他們在一定程度上,足以讓漕運幫忌憚。

所以,他們五大商會的船隻,向來是不用交什麼通航費的,這已經是運河之上不成文的規定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