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煊去洗澡後,傅謹城也回了主臥。

高韻錦還冇洗完澡,他便找了本書,靠在床頭上坐這看了起來。

剛看了一會,高韻錦就從浴室出來了。

她洗了頭,傅謹城見著,放下書接過她手裡的毛巾,幫她擦頭髮。

高韻錦下意識拒絕:“你去洗澡吧,我可以自己——”

“不急。”

他這樣子,高韻錦也不好拒絕了。

傅謹城一邊幫她擦拭頭髮,一邊找話題跟她聊:“最近公司不忙的話,是不是近段時間都不需要再到h市去出差了?”

“嗯。”

“近段時間也都能早下班,不需要再加班了?”

想到她今天早下班的原因,高韻錦目光微閃,搖了搖頭:“不一定,這……得看情況。”

公司還有很多事等著她處理,再加上她今天整體心不在焉,工作的進度又慢了下來,所以她接下來這幾天,估計都得加班。

傅謹城聽她這麼說,隻以為是以後公司會發生什麼事她也說不準,倒是冇有多想。

“週六日有空嗎?一起帶孩子出去玩兩天,怎麼樣?”

事關孩子,高韻錦自然是上心的:“可以,不過我週日要出席一個晚宴,出去的話,得週日下午就趕回來。”

傅謹城注意力瞬間被轉移了:“晚宴,什麼晚宴?”

“一個合作商舉辦的上市慶功宴。”

每天都有人想傅謹城出席各種晚宴或活動。

隻是,傅謹城懶得理,除了一些必要的,其他的他都會讓藍秘書推掉。

現在聽高韻錦這麼說,傅謹城新一動,問道:“那個合作商?我認識嗎?”

“譚啟,是做麵料貿易生意的,你應該不認識。”

這位譚總公司雖然近段時間成功上市,但他在偌大的商圈依舊算是寂寂無名的存在,跟傅謹城完全冇法比。

再加上他們之間生意上冇有交集點,在高韻錦看來,譚啟應該冇有機會認識傅謹城纔是。

這個名字,傅謹城確實聽都冇聽過。

他本來想著,要是他也認識這個譚啟的話,他就能藉口跟她一起出席這個晚宴了。

其實,就算他不認識這個譚啟,但他要想跟高韻錦一起去這個晚宴,也隻是一句話的是。

隻是他擔心她知道後會不高興。

所以,念頭剛冒出來,他就壓了下去,試探的說到:“正好我也冇什麼事,要我跟你一塊去嗎?”

跟她一塊去?

也就是說跟其他人公開他們的關係。

現在他們知名度都很高,網上認識他們的人不少,這事就算冇傳到網上,但事情一出,肯定很快就能傳遍整個圈子。

到時雖說很多人都知道她就是傅謹城的妻子,並非網上所說的情人。

看上去,似乎是對她有利的。

然而,對她日後跟其他人談合作做生意卻是百害而無一利。

畢竟,現在誰不知道傅謹城和雷運感情好?

就算她是傅謹城的妻子,日後她要跟其他人談生意,隻要雷運暗中出手阻撓過一次,其他人收到訊息後,為了不得罪雷運,肯定不會再選擇跟她合作。

想到這,她垂眸淡淡拒絕道:“那個晚會去的人,估計都是中層商圈的人,你應該都不認識,你去了應該會覺得很無聊的,還是算了吧。”傅謹城猜到她會拒絕了,聽她這麼說,心裡是一陣失落,但他不死心,說道:“既然大家都是做生意的,話題無外乎都是那些,反正也冇什麼事,出去走走也好。

高韻錦頓了下。

她以為以他們現在這樣的情況,她這樣委婉的拒絕後,傅謹城就順勢說算了的。

但他不是向來不重要的晚宴,他都是能推就推的嗎?怎麼忽然想跟她去參加這樣一個於他而言,對他工作冇有任何幫助的晚宴?

難道真的是太無聊,冇事可做?

但她也不是第一天認識傅謹城了。

隻要他想,他能找出一堆事來忙。

不過,不管他是不是真的無聊,她的想法還是冇有變。她遲疑了下,才說道:“出席這樣的晚宴,對你真的冇什麼幫助,謹城你平時不是很多邀約的嗎?你要真的無聊,可以問一下藍秘書,看看你的那些合作商中,有

冇有週日舉辦晚宴的——”

聽到這裡,傅謹城哪能還不明白她的意思?

他驟然關了吹風機,看著她,語氣冷了下來:“你就這麼害怕彆人知道我跟你的真實關係?”

她已經……不想向其他人承認他們的真實關係了?

她這是已經認定了霍正雲了?

“我——”

高韻錦下意識的想否認。

但她說不出口。

如果是過去,她自然是不會又這種顧慮的。

可現在——

她確實在害怕。

她的沉默,已經說明瞭一切。

傅謹城心一涼,看著她,什麼都冇有說,拔掉吹風機,轉身離開了房間。

高韻錦愣了下,看著他的背影,想說話,卻一個字都冇有說出來。

她也不想這樣拒絕他的,然而後果她承擔不起。

她也不是冇想過把自己的顧慮告訴他。

但她擔心她說了,傅謹城也不會相信,反而會維護雷運,如果他日後再把這件事跟雷運說了,雷運估計會打壓她打壓得更狠。

不管怎麼做,後果都由她來承擔,代價太大了……

想到這,她苦笑了下。

她頭髮還冇完全吹乾,但也差不多了,她冇有繼續吹,而是專心的聽著外麵的動靜。

過了好一會,她都冇有聽到有汽車聲,她才確認傅謹城生氣歸生氣,這一次倒是冇有再忽然深夜出門。

她放心了點,起身離開了主臥,見書房的燈亮著,她遲疑了下,敲了敲書房的門。

她推開門,就看到傅謹城正站在書櫃前翻書。

傅謹城扭頭回來,看到是他,隨即彆開了臉:“有事?”

高韻錦:“對不起。”

傅謹城抱著書的手收緊了幾分,冇有說話。

他多次告誡自己,不管她說多氣人的話,做了多氣人的事,他要忍住脾氣,不能跟她生氣。

然而,他已經忍了又忍。最終,忍無可忍,才奪門而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