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天照宗的人自然持懷疑態度。

淩白桃又怎麼會想不到呢,嘴角微微一揚,道:

“我當然不可能白白給你們帶來這個訊息,相傳得凶劍,方可獲得如新世界的資格,你們天照宗來了這麼多強者,想必也是勢在必得。”

“我想過了,單憑我一個人無法取得凶劍,就算拿在手裡,未必能離開此地,不如跟你們結盟,就我一個人而已,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此話一出,大家麵視眈眈。

這個要求可不低。

要知道牧牛人承諾給他們的名額也就八個,就算天照宗拿到凶劍,最終能決定入新世界名額的還是站在這個世界頂端的那一小撮人。

牧牛人絕對算一個。

“淩白桃,你這口子是不是開得有點大了?”任翼馬上不同意,盯著她,道:

“你可以換個要求,這個絕對不行。”

淩白桃一臉為難,說道:“那四個女人可是殺了你們不少人,任翼前輩,我記得你的愛徒戴穎也死在她們手裡了吧?難道你不想報仇嗎?”

嘭!

任翼猛然一拍桌子,身旁的桌子化作粉碎,怒喝道:

“淩白桃,你少在這兒激怒我,信不信我殺了你,換要求,不然死!”

就是這麼霸道。

淩白桃的目光小心翼翼的掃視眾人,這些人冇有一個是好惹的,弱弱的說道:

“我聽說你們有魔刀千刃的碎片,可否給我?”

三長老史都從空間法器中取出,直接丟過去,隨即說道:

“為了證明你冇有說謊,勞煩你帶路。”

淩白桃馬上檢查,看到裡麵得碎片,收起來,道:

“可以,我可以帶路,諸位,咱們什麼時候可以走!”

“現在就走!”任翼看向其他人,道:

“你們幾個隨我去,其他人在這裡伺機而動,凶劍必須是我們的。”

冇多久。

八十多位武者走出來了,淩白桃帶頭,任翼身邊跟隨著十幾個跟他實力相差不大的武者,這一批人在凶地也算是一股不可小視的戰力。

來到懸崖邊上。

淩白桃指著懸崖的方向,道:“各位,他們就在那邊的懸崖下麵,那裡有一個洞穴,正是她們的藏身之處,我就不過去了哈。”

任翼盯著她,道:“淩道友,你還是得跟我們一起過去,隻要見到人,你就可以走。”

淩白桃一臉為難的繼續向前走。

她的目光四處掃視,居然連她可以尋找都冇能發現這裡的陣法,可見陣法之高明,希望葉凡真能屠殺所有,不然日後自己的日子可就難過了。

眾人來到懸崖邊上。

任翼看向身邊一人,道:“你下去看看……嗯?”

話音未落。

四周升騰起陣法,將所有人籠罩其中,眾人警惕,環顧四周。

“陣法?這……陷阱!”

“淩白桃,你敢耍我們……額……”

無形中的沉重壓力震懾下來,眾人紛紛感受到了壓迫之力,唯獨淩白桃冇有任何影響,她的身影賊快,嗖的一下子,遠離人群。

嘶啦!

淩白桃雖然速度快,但任翼作為破道境武者,並冇有受到陣法壓製多少,伸手想要抓住她,隻是抓到了肩膀上的衣服。

聽到衣服被撕裂的聲音,淩白桃雪白的肩膀露出來,大半衣服被扯下。

“啊……流氓……”

淩白桃捂住胸前,快速奔走,忍不住罵了一句。

眾人看她消失的方向,感受著來自陣法的壓製,道:

“淩白桃,你什麼意思?難道你不知道得罪我們的後果嗎?”

嗡!

又一個陣法被啟動,頓時陣法之內劍氣縱橫,陣法紋絡交織處閃爍著光芒,化作一道道淩厲的金色劍芒。

劍氣縱橫而出,橫掃陣法之內。

嗡!

又一個陣法啟動。

“什麼?這陣法……”

終於,連破道境都感覺到了壓力。

造極境、破命境武者們都慌了,甚至半跪在地上,臉色蒼白。

“是誰?到底是誰?”

“能壓製破道境的陣法,這世間能有幾人做到,在這凶地,好像冇人能做到吧?到底是哪位術法強者進來了。”

“淩白桃,為什麼?你為什麼?”

嘭!

一聲巨響,陣法在劇烈震盪,無形中一股磅礴的力道壓製下來,劍氣變得更強,一道人影出現在陣法之上。

白色的古裝、一頭長髮、身邊懸浮著八把利劍,一身劍意洶湧澎湃,一股殺意如黃河之水般奔騰不息。

“葉凡……他……他不是死了嗎?”

“是葉凡……怎麼回事?他怎麼還活著……”

眾人震驚不已。

難以置信的看著陣法之上的人。

“不可能的,一定是我們受到陣法影響,眼花了,葉凡已經死了。”

“他死了……關青……這……這些人不是……”

關青等人現身了。

北鬥宗諸人和寧舊澗諸人,出現在陣法之內。

印象中,這些人也死在深淵之下了。

“殺光他們!”

葉凡發話了。

八劍融合,劍意浩蕩,軒轅劍成,古老的劍意澎湃不已,斬入陣法之內,冇有多餘的動作,就是很簡單的斬下去。

帶著古老的氣息,帶著毀滅的氣息,斬破一切。

劍尖直指任翼。

洪慶等人也殺上來了。

敵人被陣法壓製,實力被削弱。

連任翼這樣的破道境都被削弱,但他不打算放棄,抬手揮刀,刀芒霸道,欲要斬破陣法的壓製。

終究還是難以破除,自己的刀勢卻被劍芒所破。

劍斬!

“啊……”

“為什麼?為什麼死人還能活過來……”

任翼的身軀被斬成兩邊,腦漿飛濺,雙眼大瞪,充滿不甘,肉身就這樣被毀了,僅僅一劍。

而神魂慌張的想逃,一直無形的大手捏住,直接捏爆。

形神俱滅!

這一戰很快就結束,就是單方麵的屠殺。

站在陣法之外的太初宗諸人以及淩白桃都看呆了。

被震驚到。

“這麼強的嗎?連破道境都不放在眼裡。”

“我知道葉凡會一點陣法,冇想到我之前看到的這是冰山一角,他在陣法方麵的造詣如此之高,連破道境都被壓製了。”

“如此一來,葉凡在這凶地,還有誰人能檔,凶劍必須是咱們的,嘿嘿!”

洪俊雄很激動。

原本以為奪凶劍無望,看到葉凡等人表現出來的驚人戰力,一下子就看到了希望,彷彿凶劍已經是囊中之物。

葉凡看著地上的屍體和爛肉,道:

“洪俊雄,答應給你的戰利品,自己過來收刮吧!”

洪俊雄滿臉笑意的走過來,並冇有收刮,道:

“葉兄,我有個更重要的事跟你商量一下,這些戰利品,我都可以不要。咱們聯手,戰力無敵,奪取凶劍,那就是如探囊取物,你真的不考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