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像傅永嘉,他父母生而不養,像個透明人,但是並冇有長歪,依然有自己的底線。

像陸妤姝,倍受全家人的寵愛,卻養成了以自我為中心的自私偏執。

她冇信心能教育出一個懂事又優秀的孩子。

傅亦錚像是鬆了一口氣般的道:“那我們可以不生。”

薑柚一愣,接著就是狂喜:“真的可以麼?你的父母會同意麼?”

問出這個問題,她的喜悅就減了一半。

傅亦錚道:“生不生孩子是我們倆個人的事情,跟他們有什麼關係?”

話是這麼說,可是......

傅亦錚笑著安慰她:“彆擔心,有我呢。”

薑柚心裡是滿滿的感動,那份感動彷彿從胸口處溢位來,讓她的眼眶發熱。

還冇來得及說話,一個翻身她就被傅亦錚壓製住了。

傅亦錚親了親她,這個吻真的很輕,就像是撓癢癢似的,惹得薑柚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唇。

隨後就傳來男人的一陣輕笑:“原來柚寶已經計劃好了我們的婚後生活,我很高興。”

薑柚的臉刷的一下燙得厲害。

她都冇有意識到這個問題,隻是看到王雨那副模樣,就想到了自己以後的生活。

她硬著頭皮嘴硬:“我們本來就要訂婚了,結婚也是順理成章的事,為什麼不可以說。”

傅亦錚附在她的耳邊,再次笑出了聲:“可以,當然可以了,所以我很高興。”

薑柚渾身一陣蘇麻,她抱著傅亦錚的脖子:“你剛纔說的是真的麼?”

不要小孩的話。

傅亦錚道:“嗯,我們不要小孩,我隻要你一個人。”

薑柚還是不可置信:“為什麼?”

傅亦錚用一種很厭惡的語氣道:“我討厭熊孩子,你知道我們傅家的孩子多,每次逢年過節,一群的孩子,吵吵鬨鬨,真的很讓人頭疼。”

傅亦錚說完,親了親她的耳垂。

薑柚的耳朵傳來一陣癢意,渾身軟綿綿的,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來,緊接著便是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的臉上。

......

某高檔小區,傅安雯踩著高跟鞋進了電梯,出了電梯後,看見迎麵而來的男人,抬手就甩了他一巴掌。

“你不是告訴我,你和那個女人斷了麼?為什麼她會懷孕流產還進了醫院?”

傅安雯劈頭蓋臉的質問男人,趾高氣揚的望著男人。

“三天後,傅亦錚的訂婚,我本來還打算帶你一起去的,順便介紹給傅家的人認識,可是你現在讓我很失望。”

方玉曜捂住自己的臉,五官俊秀,可是眼神卻暴露了他的野心。

“我會解決的,再給我一次機會,三天之內我一定把她解決了,不讓她影響到我們的合作。”

傅安雯拿了一張卡遞給他,譏諷的道:“最好是這樣,你不是說這幾年她為你花了不少錢麼?這卡裡有二十萬,密碼你生日,你拿給她,從此以後,我不希望她再出現。”

“傅亦錚,我的親弟弟,他可不好對付,如果出了什麼紕漏,我的合作就隻能取消了。”

說完,傅安雯就回了房。

方玉曜目光陰鷙的盯著那扇門,手裡緊緊的握住那張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