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氣中還殘留著恐怖氣息,冷汗順著黑礁成員滑落。

“謝謝頭……”

麵對感激,張祁靈冇有說話,在其雙指之間還夾著一顆透明子彈。

透明子彈打造特殊,表麵更是刻滿花紋,看起來晶瑩剔透頗具美感。

但誰又能想到,如此賞心悅目的子彈,竟是傳說中殺人於無形的寒冰彈。

這種子彈專門用來對付難纏高手,不僅暗殺無痕,甚至能輕鬆破開敵人防禦。

隻不過寒冰彈材料稀缺,鍛造也極為困難,故而逐漸淪為一種傳說,甚至傳說中的殺人神器。

眼下寒冰彈重現江湖,顯然奚族想將他們趕儘殺絕。

“唰——”

第二顆子彈再度襲來,這次目標換成了張祁靈。

麵對危機襲來,張祁靈並未選擇閃躲,而是將手中子彈極速擲出。

兩個子彈擦肩而過,各自奔向各自的目標。

0.1秒後,張祁靈側動腦袋,子彈擦著臉頰飛過,將儘頭牆壁轟出深坑。

“撲通——”

與此同時,遠處摔下一道人影,額頭上更多出一枚彈孔。

顯然,此次對決,張祁靈大獲全勝!

儘管如此,張祁靈並未有絲毫喜悅,甚至言語都變得凝重。

“全員戒備,隨時準備戰鬥!”

眾人舉目看去,更多狙擊手出現高處,另外影護衛也跟著不斷現身。

片刻之間,出口被徹底堵死,局麵看上去猶如十麵埋伏。

“老祖有令,除了重要目標,其他人員一個不留!”

隨著話音落下,這場交戰正式打響。

“殺啊——”

雙方快步衝擊,猛地廝殺在一起。

輪起實力,黑礁成員並不落下風,可奚族狙擊手虎視眈眈,輕輕釦動扳機便會打破平衡。

更彆說人數占比本就稀少,這樣一來落敗又加快幾分。

姬冥與東方雄鷹相互幫持,在人群中不斷廝殺。

張祁靈手持黑刀,淩厲刀罡綻出,收割掉一顆顆人頭。

許三多科技強盛,機械炮火將敵人炸成碎肉。

“狗雜碎們,來嚐嚐爺爺最新裝載的大炮!”

說著,肩膀機械變形,一顆小型導彈快速射向人群。

“轟隆——”

一聲爆響傳出,地麵跟著猛烈顫抖,等餘威散爆炸周圍殘屍一片。

“知道你爺.爺的厲害了吧!”許三多得意道。

擒賊先擒王,殺敵先殺強!

“砰——”

一顆寒冰彈射出,直奔許三多胸膛。

對於襲來危機,許三多並未察覺,依舊對著敵人耀武揚威。

“三哥小心!”

關鍵時刻,一名黑礁成員挺身而出,用血肉之軀擋向許三多。

“噗——”

子彈輕鬆射穿黑礁成員胸膛,繼續射向了許三多。

“砰——”

子彈射在鋼鐵軀體上,濺起大片火星,最後在體內消失不見。

許三多呆愣原地,目光看向血泊中的同伴。

“喂,起來啊……”

這一刻,許三多內心湧現自責,整個人完全喪失行動。

敵人瞅準時機,朝著許三多大步撲來。

眼看即將羊入虎口,張祁靈翻身而來,一刀取走數條性命。

“冇事吧?”看著許三多胸口位置的窟窿,張祁靈關心道。

見許三多神情依舊木納,張祁靈也不客氣,一記耳光甩在對方臉上。

“啪——”

巴掌清脆入耳,很快讓許三多清醒過來。

見許三多眼中恢複光芒,張祁靈並未過多言語,簡簡單單吐出三個字

“活下去!”

說完撲進人群,與敵人繼續廝殺開來。

許三多知道這一耳光代表什麼,它代表錯誤的懲罰,更是活下去執行任務的提醒。

許三多攥緊拳頭,最後看了眼為他而亡的夥伴。

“兄弟,三哥給你報仇!”

說著,許三多開啟殺戮模式,炮火朝著敵人狂聲轟炸。

“都給我去死吧!!!”

某處房間。

影護衛正在給奚掌天彙報戰況。

“情況怎麼樣了?”奚掌天主動問道。

這問題讓影護衛難以啟齒,隻能硬著頭皮周旋。

“對方一直在負隅頑抗,完全製服還需要點時間……”

“砰——”

話剛說完,奚掌天一掌拍出,將影護衛遠遠擊飛出去。

“噗——”

落地後,影護衛口吐鮮血。

可就算如此,依舊忠心耿耿跪在地上。

“廢物!”

“你以為不說清楚,就能掩飾你們的無能嗎?”

“哼,簡直癡人說夢!”

“看樣子你們都安逸久了,自身血脈都跟著荒廢了!”

聽到訓斥,影護衛急忙磕頭認錯。

“老祖息怒……”

見奚掌天冇有繼續動手的意思,影護衛急忙解釋。

“老祖,敵人實力太高了,尤其領頭那幾人更為強盛,我們暫時奈何不了他們……”

這一點奚掌天倒是不質疑,畢竟幾個月前,他就差點死在一個女人手裡。

“看樣子姬家此次確實有備而來,不過這樣也好,正好能檢驗我們的實驗成果!”

“老祖說的是前段時間……”

奚掌天點頭,笑著迴應道:“冇錯,就是他們……”

……

奚族某處重要通道。

冷情擦去臉頰鮮血,看向滿地狼藉的屍體,眼神中滿是疲憊。

戰鬥打響後,為了減輕東方雄鷹等人的壓力,冷情便駐守在此,擊潰了奚族一波又一波的支援。

“冷姐,我們還要堅持多久?”一名黑礁成員詢問道。

這個問題,冷情給不出答案。

若計劃失敗,他們可能誰也不能活著離開這!

就在冷情不知如何回答時,走廊深處突然傳來雜亂腳步。

冷情瞬間警覺,目光望向走廊一片冰冷。

“有人來了!”

聽完,黑礁成員快速進入作戰狀態。

“哢哢哢——”

腳步聲緩慢沉重,給人一種捉摸不透的危機感。

就在敵人在臨近拐角時,突然冇了動靜,哪怕氣息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怎麼回事?”

“他們氣息怎麼消失了?”

冷情也心中奇怪,哪怕隱藏氣息也不可能如此徹底,對方給他的感覺就像死人……

“死人?”

冷情彷彿想到什麼,可冇等抓住契機,變故已然降臨。

“唰——”

空氣中蕩起一陣漣漪,一股濃鬱殺氣更是直撲麵門。

“好快!”

冷情驚歎一聲,出於本能擺出了防禦姿勢。

“砰——”

可就在下一秒,胸口依舊傳來重力,整個人更是遠遠倒飛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