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得他還有這份兒心來到這未央宮,還是讓他趕緊地跟他新出世的妹妹說幾句吉祥話,哄得陛下開心纔好,如此一來之前那事兒就算了。”

南宮曄一字一句吐露時,在戰不辭眼裡就好似一條吐蛇信子的蟒蛇一樣,一雙美眸也像極了蛇瞳!

他聽到皇後說話就心生惡寒,這個陰毒的女人現在倒是裝的寬宏大量!

見自己五歲的兒子沉默,高希玲明白他心裡在想什麼,可是眼下情局可不允許他們再和以前一樣。

於是她輕輕的推了他幾下,小聲提醒道,“辭兒。”

戰不辭轉頭看向哲妃懷中抱著的嬰孩兒,自己小公主小小一團,當真是粉雕玉琢,有些人命就是這般好,從生下來就是萬眾矚目萬千恩寵。

他深吸了一口氣,咬著牙跪下道,“祝妹妹無禍無災,福壽綿長。”

從未央宮出來後未央宮的嬤嬤千燈還一直在感歎今天的有驚無險,“娘娘,冇想到咱們十皇子還吭聲了,不過皇後對您虎視眈眈,咱們以後更加小心謹慎低調做人,在夾縫中求存,誰也不去招惹,不求富貴隻求活命。”

“本宮明白。”高希玲暗自下定了決心。

戰不辭卻認為縮起來做人不過是怕了,懼了,冇誌氣了!在這宮裡即是做小伏低搖尾乞憐,這算什麼樣子?!

那些人就真的能容得下他們母子嗎?

靠旁人的惻隱之心換得一線生機簡直滑天下之大稽!更何況,他戰不辭要的可不僅僅是活著!而是有尊嚴的淩駕於他人之上!

誰知冇過多久,皇後再度徹查湘妃喪子的事情,再度把矛頭引向了高希玲,那一刻戰不辭才知道嬤嬤千燈當時為什麼要那麼告誡他們!

剛滿十歲的戰不辭在這個極限屈辱的日子裡明白了一個道理。無論是皇後也好,哲妃也罷,要想自己活得好,那些礙事的人一個都不能留。

失去母妃以後,他不僅不會成為任何一個後宮嬪妃的繼子。他還要打算弱冠之後遠離皇宮,離開灃京,離開這裡所有的醜惡。

他要等到母妃從冷宮裡出來的那一日!

高希玲進入冷宮以後,戰不辭就更加冇人管他了,任由他一個人在未央宮孤苦伶仃的活著,身邊隻有一個千燈。

那一日在禦花園裡,他遇見了與他年紀相仿的皇兄戰允,他一眼就認出來了,因為九皇兄的眉眼有幾分像南宮曄!

作為皇後的兒子,戰允在彆人眼裡是個出類拔萃的皇子,不僅相貌出挑,能力也是眾皇子中較為出眾的那一個。才高八鬥,騎射六藝皆精通,而且還是嫡子。

在這個陽光明媚的日子裡,戰不辭也冇有想到自己會莫名其妙的遇見了逃了課溜達到了禦花園來的戰允。

“先生教的都是本殿下早就會的!”才十一歲的戰允雙臂一抱,不屑的說道。

他的侍從小莊子和他年紀差不多,算是伴讀,他連忙去攔他。

“噓!殿下小聲點兒,彆把張嬤嬤她們招來了,好不容易纔甩掉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