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遠處,被束縛在棺材之內的達摩耶看到如此一幕徹底懵住了。

剛纔在濕婆行動的瞬間,旁邊的葉青蒼便土遁消失在了眼前。

他以為葉青蒼是想跑路,可卻冇想到,這場戰鬥的關鍵竟然在葉青蒼的偷襲上。

而濕婆化形更是和葉青蒼好似商量好了一般,從造勢到出手,再到被束縛後探出一隻手拍在了阿列克的腦袋上。

這一切行雲流水,就好似是演練了千百遍一般。

可達摩耶哪裡知道,濕婆化形和葉青蒼之間曾經互相在對方的腦海中留下了一抹神識,可以進行神識層麵的交流。

而這一切,就在剛剛的一瞬間,兩人便已經達成了合作。

葉青蒼看著遠處的濕婆和阿列克二人,因為連翻的對戰,此時的濕婆化形已經殘缺無比。

並且看濕婆化形的樣子,他竟然無法在補足自己的靈軀。

要知道濕婆化形是由靈力組成的,在小世界這樣濃鬱的靈力之下,憑藉濕婆的神識強度,想要修複殘軀,隻是一個念頭便可以完成。

但是現在,濕婆化形之上竟然存在著諸多的殘破之處。

即便是生命氣息縈繞,可卻是依然不能補足。

濕婆的一巴掌打的極輕,阿列克的身體在空中翻飛,重重砸在了地麵之上。

葉青蒼翻起詭異銅鈴,將那漆黑的木頭撿起來便向著濕婆跑去。

這東西葉青蒼雖然吃不太準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想來應該是雷擊木一類的法器。

隻不過那上麵有阿列克神識印記,葉青蒼並不能將其收入到儲物戒指當中。

“濕婆,怎麼樣?”

葉青蒼來到濕婆身前緊張的問道。

濕婆看向葉青蒼,良久之後才微微搖頭。

“我在化神空間之中,演化了各種幻境,可他身居時間道則,我無法用幻境當中的時間磨滅他的意誌。”

葉青蒼看向倒在地麵的阿列克,冇有二話抽出了蒼穹劍便衝向了阿列克的心臟。

可葉青蒼的蒼穹劍還未落下,卻是被一道靈力死死的定在了原地。

“不能對他下手!”

濕婆對著葉青蒼大聲喊道。

身上的靈力束縛消散,葉青蒼不解的看向了濕婆。

“他的靈識冇有迷失在化神空間當中,如果不乾掉他的話,等他醒了,我們會有大麻煩。”

“他醒不了。”

濕婆淡淡說道。

“你忘了我領悟的是生命道則,本體在斬出我的時候,將生命道則也一分為二。”

“凝聚生命氣息的一半被他帶走,但是吸收他人生命氣息的那一部分,則是被我繼承。”

“剛纔那一巴掌,我不僅是將阿列克拖入了化神領域當中,還直接奪下了他的生命氣息。”

“剩下的那一絲生命力,隻能維持他不死而已。”

“現在他雖然神識依然活躍,但是氣血精氣卻已經讓他不足以做出任何的反應。”

“他現在就是一個被困在籠子裡的野獸,冇可能再站起來了。”

濕婆說著,伸手在葉青蒼手中的那塊木頭上輕輕拂過。

葉青蒼神識裹在其上,已經再無阻礙。

留下一絲神識,葉青蒼將那焦黑的木頭隨手扔到了儲物戒指當中。

而此時的濕婆也招手將阿列克手上的儲物戒指拿到了手中。

“達摩耶是我們濕婆教最後的香火,你不能殺他。”

濕婆將那枚戒指親手遞到了葉青蒼的手上淡淡說道。

那棺材是濕婆本體為了囚禁化形特意煉製,其中陣法就連化形也不得而知。

此時達摩耶被棺材束縛著,想要救下他,也隻能葉青蒼點頭。

葉青蒼看向遠處的棺材,術法掐動,大地流動將棺材運到了麵前。

“達摩耶,我是鬨過你們濕婆教不假,可那都是過去的事兒了。”

“隻要你保證不找我的麻煩,我也會答應濕婆放你一馬。”

達摩耶是一方大修,本不可能接受葉青蒼的威脅。

可畢竟濕婆就在麵前,達摩耶雖然感覺到了眼前的濕婆氣息和自己信奉的教主並不相同,可卻又找不出問題所在。

極其不甘的看了一眼葉青蒼,達摩耶深吸了一口氣看向了濕婆。

“教主,弟子聽您的吩咐。”

濕婆微微點頭。

“你做的已經很好了,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

達摩耶聞言縱然有萬般不甘,到最後卻隻能緩緩的低下頭去。

“弟子謹遵教主教誨!”

葉青蒼檢視著手裡的儲物戒指,在其中看到了堆積好似小山一般的藍色聖血。

在儲物戒指的一角,還有數百顆靈石。

看著其上的藍色熒光,不用多想,這裡麵封印著的,應該就是之前邁克爾和阿列克服下的東西。

至於其他的各種修士寶具,更是種類繁多數不勝數。

便是這戒指本身,便是一個寶貝,這一次的收穫簡直可以用天降橫財來形容。

但是此時的葉青蒼的注意力卻根本不在這些東西上。

他在找的東西隻有一個。

大帝心臟!!

“冇有。”

葉青蒼看向濕婆淡淡說道。

濕婆聞言微微一愣,隨即揮動那利刃一般的大手,便將儲物戒指召喚到了自己的手中。

“怎麼可能?”

“按照阿列克的性格,大帝心臟他一定會隨身攜帶。”

“心臟?”

達摩耶有些不敢確定的說道。

濕婆轉頭看向達摩耶:“怎麼,你見過?”

達摩耶聞言微微搖頭。

“我倒是冇見過,不過我在瀕死之時,卻是聽到了一個男人自稱什麼大帝……”

“之前我以為是幻覺,剛纔聽到您說,我才反應了過來。”

葉青蒼聞言趕忙捏動法決將達摩耶從棺材之中放了出來。

“你瀕死的時候,是在哪裡聽到的?”

達摩耶緩緩的指向了阿列克。

“在他的靈獸空間之中。”

聽到達摩耶的話,濕婆目光之中閃過了一絲凝重。

“壞了,靈獸空間那種東西不是儲物空間,可以憑藉手段強行抹去其神識。”

“除非他自己主動打開靈獸空間,不然我們根本不可能進入其中。”

此時的葉青蒼也是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

靈獸空間,那玩意說白了就是小世界的前身,大致的運行法則和小世界相仿。

冇有運行道則,便是殺死阿列克,他們也不可能進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