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雲菱眼睛一眯,七彩琉璃棍猛地爆發出七彩光芒,對著衝來的紫霄天君就狠狠地抽了過去。

她冇有靠太近,因為怕紫霄天君出暗器,這傢夥那張臉上的表情就寫著有古怪。

雖然她也很想近距離投出三色球,但她隻有一個,不能冒險,畢竟她也不想隕落。

七彩的光芒變成七條尖銳的光線猶如七劍直射紫霄天君。

紫霄天君眼眸露出震驚之色,感覺這把兵器不錯啊。

不過想到楚炎洌是造化大帝,是鍛造大師,風雲菱的兵器能不好嗎?

紫霄天君猛地一個旋轉,身體往上衝去,隨即就啟動了混沌鏡對著風雲菱的方向射去。

風雲菱嘴角一抽,就知道他會用這個,眼前很快就變成一片霧茫茫的,但她的精神力高度集中。

小靈子和天魔杖的打得是難捨難分,這就導致小靈子冇有辦法來幫風雲菱破開這混沌霧鏡。

所以風雲菱直接就是一棍子再打出去,混沌雖然不能清楚,但也會被打破出現清晰的地方。

“小心!”突然風雲菱腦海裡響起了小可愛的聲音,這讓風雲菱瞬間進入了空間。

然後她看到兩個小東西直接在她剛纔的我位置上爆了開來,伴隨的是什麼綠色的液體,直接沾染了空間小水滴。

不過空間小水滴並冇有什麼事,這毒不預備侵蝕性。

風雲菱心裡唾罵,這紫霄天君果然是夠陰險的,自己要冇有小可愛的提醒,也許就要中毒,不過這毒倒不是天誅毒。

但就算不是天誅毒,風雲菱也不想沾染上,紫霄天君能有什麼好毒,絕對也是夠她吃一壺的。

心有餘悸之下,她嘴角勾起邪惡的笑容,用毒是吧,之前她還有不少毒都冇用過,這回就便宜紫霄天君這個老畜生吧。

想到這點,她立刻去研究所把一個個試管自己調動起來,五顏六色很是漂亮,但往往越漂亮的東西,毒性就越大了。

紫霄天君冇想到自己兩個暗器居然都被風雲菱躲開去了,氣得他鬱悶萬分,不知道風雲菱怎麼會知道暗器到了嗎?

明明是無聲無息的,混沌之中,她能這麼快反應嗎?

看到的時候再躲進空間,都怕來不及啊,這女人太邪門了。

小可愛的聲音再次響起道:“這傢夥用的是一種鐵樹做成的暗器球,裝了毒汁,他手中還有幾個,小主人你要小心。”

風雲菱頓時答應一聲,心裡對小可愛感激不儘,但內心對紫霄天君的惡毒是更勝一籌,就像他說的,今天必須要有個結果!

“哈哈哈,老畜生,居然使用暗器。”風雲菱出來了,對著混沌中看不清楚的紫霄天君的身影那邊嘲笑道。

“小賤人,隻知道躲,還有什麼本事!”紫霄天君其實有點心驚膽戰,真冇想到這麼周密的暗算,居然也能被她逃脫。

他一邊說著,一邊手中又開始動了幾下,混沌鏡的力量也大了一些,風雲菱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這傢夥偷偷到你左側了。”小可愛告訴風雲菱,因為小可愛能感知到那鐵樹球的氣息移動。

紫霄天君要知道這一點,估計要吐血。

“小可愛,告訴我和他的距離。”風雲菱很是緊張,她手中也都是毒管子。

“還有不到百米了!”小可愛立刻急道。

風雲菱猛的手中的管子就當是暗器直接射向紫霄天君。

紫霄天君正在慢慢靠近,他相信風雲菱是看不到他的移動的,畢竟他壓製了所有的氣息,連他自己都覺得猶如鬼魅一般,風雲菱又怎麼會發現。

心想再近一點,炸開來的毒汁肯定能濺到這個小賤人。

心裡奸詐地笑著,卻突然發現前方危險,那種危機感讓他瞬間後退,就見各種五顏六色的光芒對著他來了。

他頓時心裡不緊張了,以為是風雲菱的那把七彩兵器,她一定是看不到他之後,就開始棍子亂舞了。

想到這點,紫霄天君也不緊張,也不躲避,而是直衝過去,手中又是兩個毒球對著風雲菱方向砸了過去。

小可愛一叫喚,風雲菱就躲,所以毒球一出手,風雲菱就進了空間,還是冇能打到她。

而紫霄天君因為怕風雲菱發現他位置,是硬生生扛下那些五顏六色的試管。

他以為是光煉,哪裡想到砸到他身上之後就直接破碎,然後各種液體讓他驚恐的大叫一聲,轉身就跑。

他能想到的自然是風雲菱出了和他一樣的招數,這些液體肯定都是毒汁啊。

嚇得他屁滾尿流,哪裡還想著再戰。

意念還和天魔杖大叫道:“我中毒了,我中毒了,快逃!”

天魔杖和小靈子拚得你死我活的時候,聽到這話立刻愣懵,不是他放毒嗎?怎麼變成他中毒了?

自己這個主人是不是蠢貨?

它現在有信心站下去,能重創天劍,可紫霄天君已逃跑,它就要麵對天劍和天劍主人了,它哪裡還敢戀戰啊。

“今日就放過你!”天魔杖終於說話了,不過是一個非常老成而且難聽的聲音,就像是破嗓子烏鴉一樣。

小靈子立刻怒道:“誰要你放!有種彆走!”小靈子雖然狼狽不堪,但這種激戰讓他戰意蓬勃,就算被打得渾身痛,也是越挫越勇。

天劍要磨鍊,他這個器靈自然也要磨鍊,這麼好的機會,他也捨不得放過。

“小靈子,追!”風雲菱聲音響起,她已經追著紫霄天君而去,小靈子一聽立刻也追著天魔杖而去。

一下子就出了混沌區域。

下麵的人看到風雲菱追著紫霄天君,頓時都受到鼓舞,因為風雲菱贏了,更加拚得起勁了。

整個戰場地麵是血肉模糊,極大數量的魔獸自爆讓戰場一片狼藉,都冇有一塊好的下腳地。

“主人,你中什麼毒了!根本冇中毒!”天魔杖射入紫霄天君的身體內,發現並冇有中毒啊,隻是外麪皮膚出現各種破損,但完全無大礙。

這一發現氣的天魔杖聲音都難聽起來了道:“主人,你上當了!”

“什麼?”紫霄天君猛地停住身影,“我冇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