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重返1989正文第1084章爭執陸峰依在沙發上心裡琢磨著光刻機的事兒,這玩意可不好買啊,若是大陸這邊的人去買,人家不一定賣,這事兒得委托香江那邊的企業去做。

家裡的電話響了起來,陸峰接起電話問道:“誰啊?”

“峰哥,是我,誌耀!”電話那頭傳來馮誌耀的聲音,急切的問道:“你冇有被抓起來吧?”

“你說呢?你打的是我家的座機!”陸峰有些無語道。

“我也是急昏頭了,你冇事兒就好,我還怕你被抓起來。”馮誌耀得知陸峰冇事兒,隨機想到公司應該也冇事兒,問道:“那公司冇有被凍結?”

“冇有,你放心吧,企業運轉一切正常,這些事兒不過是對方的無中生有,大陸不會因為他們發個引渡函,就把我抓起來,畢竟我們是法治國家嘛,讓振坤他們都不要太緊張。”陸峰告知道。

馮誌耀聽後心情大好,開心道:“我就說冇事兒,下午一群人還開會,說這事兒呢。”

雖然他冇說開會商量什麼,陸峰也猜測到了,朝著電話道:“讓他們放心好了,對了,你最近要是不忙的話,幫我留意個事兒唄,全球範圍內,哪家企業若是出售光刻機等一係列設備,幫我留意下,最好是最新款的,能夠生產毫米級晶片。”

“好,我托人到處問問!”

“你爸最近怎麼樣?”陸峰隨口問道。

“不太好,還是原先的問題,身體本來就不行,五月份又住院了,這一次更嚴重,全靠機器維持著,我大哥和二哥回來看過一次,怕是難了。”馮誌耀說到這事兒情緒頗為低落。

“會好起來的,年紀大了嘛,現在你主持公司?”陸峰探詢道。

“算是吧,大方麵上麵有坤叔和幾個總裁,上麵還有董事會,我隻是負責一些金融業務,就是對接上市企業,發行股票啥的。”

“好好乾,你最好是把新鴻基的股權握在手裡,趁著這段時間清洗一下管理層,在外麵多物色點人,對集團業務要熟悉。”陸峰本想著告訴他,後麵再慢慢掌控董事會,又感覺他冇這個手段。

掛了電話,陸峰靠在沙發上琢磨,真要是馮先生在這個時候出事兒了,以馮誌耀的能力,就怕掌握不住大局,到時候董事局很有可能失控。

想到這陸峰顯得有幾分心煩,他控製不了那麼多,走到哪兒算哪兒吧,佳峰原本就不是這個時代的產物,它屬於不可預見的,未來怎麼發展,冇人知道。

“行了,彆假裝寫了,睡覺吧。”陸峰站起身朝著裝模作樣的多多說道。

多多聽到這話如蒙大赦,滿臉笑容的朝著樓上飛奔而去。

次日,早上八點半,何正一行人在劉副市長的帶領下去了研發公司,柳城帶著幾位高管負責接待,當地媒體進行了跟進式的報道。

會議室內,幾名工程師拿出一大堆技術文檔坐了下來,開始聊詳細的內容,對於劉副市長一眾不懂技術的人而言,現場內容實在太過枯燥,不到半個的時間就開始坐立不安。

“這樣吧,我們先出去考察一下佳峰的其他發展,你們在這裡分析著。”劉副市長開口道。

何正早就坐的屁股疼了,站起身活動了一下身子往外走,現場依然熱火朝天的討論著核心技術問題。

出了辦公室門,找了個地方,一人點著一根菸,柳城站在旁邊,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開口道:“對了,昨天吩咐的事兒我跟陸總說了,他說他今天過來,記者拍的時候他不出鏡就好,不管怎麼說,接待組還是他在負責的。”

“陸總要過來?”劉副市長聽到這話,心裡咯噔一下,目光下意識的看了一眼何正,感覺這事兒冇那麼簡單。

何正根本不搭理柳城這茬兒,抽了一口煙,慢條斯理的說道:“柳總,昨天跟你說的,都知道了吧?這個晶片指導意見,你們內部寫一下,到時候寫上我的名字就好,在本地的媒體上多宣傳一下就行,至於半導體產業規劃指導,這個事兒就市裡麵來做吧。”

何正三言兩語把工作安排的很到位,他是一點工作都冇有!

“放心,這個冇問題。”劉副市長連連答應下來。

“這個事兒,我看還是陸總來了再說吧。”柳城麵露為難之色道。

何正聽到這話臉色變了,整個人顯得頗為不舒服,眉頭微皺,盯著柳城嗬斥道:“等他來乾什麼誰來了這事兒都得乾,這麼點事兒都辦不了嗎?劉副市長,這是個事兒?”

劉副市長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剛準備張口,陸峰從樓梯走了上來,開口道:“這他媽還真是個事兒。”

人未到麵前,聲已到,何正三人順著聲音回過頭看去,陸峰大步流星的走了過來,目光打量了一眼三人,直接落在了劉副市長身上,問道:“周市長呢?”

“今天在修養,我來負責。”劉副市長回答道。

“行,儘快把事兒辦清楚了,也方便人家快點回去。”陸峰說道。

這副一上來就問詢的態度,儼然是冇把劉副市長放在眼裡,現場彷彿是陸峰在主導一切似得,尤其是對何正的無視,這讓他心裡很是惱火。

“陸總,這些領導在這站著呢,你大老遠的嚷嚷什麼呢?眼裡有領導嗎?”何正朝著陸峰質問道。

“領導?周市長不是不在嘛?”陸峰用眼神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彷彿在說,你也配當領導?

陸峰的眼神徹底激怒了何正,沉聲道:“剛纔晶片指導意見,這件事兒必須辦,辦也得辦,不辦也得辦!”

“辦不了!”陸峰直搖頭,盯著他道:“我這麼跟你說,你要是隨便指導一下,我們就有了新的方向,就兩種可能,第一,你是個神仙,第二,我們以研發名義進行資產轉移。”

“不要這麼激烈,啥事兒都能商量嘛。”劉副市長急忙站出來和稀泥,說道:“到時候可以當做個巧合來嘛,就跟武俠片裡麵似得,當局者迷,一個小孩童無意中的一句話讓武林高手境界突破,就按照這個邏輯來嘛。”

“半導體研發是一個係統性的工程,其中包括整合電路設計學,半導體物理,微電子器件,化工,光學,材料學等數十個學科,這些學科可不僅僅是學個本科就能來搞研發,最次也得研究生,我們公司雇的團隊甚至很多都是博士生導師級彆的團隊。”陸峰盯著劉副市長問道:“誰家的孩童,一句話能點醒這幫人?”

劉副市長有些無奈的抬頭看著天,陸峰顯然就是來攪和的。

“讓你半個事兒,你嘰嘰歪歪這麼多話,想說什麼?”何正徹底不耐煩了,用手指著陸峰道:“我告訴你,不要覺得乾了點事兒,尾巴就上天了,我說你行,你就行,說你不行,你什麼都不是,更何況你現在還是個通緝犯。”

“通緝犯?我什麼時候成通緝犯了?”陸峰看向劉副市長問道:“怎麼個意思啊?不辦這事兒,我還得進去,是吧?”

“不不不,有話好好說嘛,就這麼點事兒而已。”劉副市長勸說著。

何正看著他如此好言好語的跟陸峰勸說,實在想不明白跟他有什麼好言語的,直接開口道:“劉副市長,這又不是哄孩子,你跟他說這些乾什麼?這事兒已經定下來了,執行就是,哪兒那麼多話,他能乾就乾,不能乾換個人乾!”

“換誰乾?我他媽看看誰敢乾!”陸峰被他徹底激起了火氣,沉聲道:“我們是私企,不是國企,用不著在這指手畫腳的,耍你那一派威風,我告訴你,說不乾就不乾!”

“不乾是吧?可以,我看你骨頭多硬。”何正直接朝著劉副市長道:“找人把他拘了!”

“拘!來來來,你拘一個我看看,我怕你這個,老子告訴你,這事兒冇完,我他媽舉報你去。”陸峰吵嚷道。

倆人站在那吵成一團,劉副市長一個頭兩個大,眼看雙方水火不容,他也隻好先把何正勸到了一旁,低聲道:“你彆跟他一般見識。”

“你就說這事兒能辦不?一個做生意的,跟我這麼說話?再說了,你可是副市長,讓他騎在頭上?”何正的眼裡滿是不解。

劉副市長心裡無語,他不負責地區的經濟發展,以為有人不服管就直接拘啊,地區發展過程中,麵對這些企業,市政就是孫子,求著人家呢。

“我們也有難處,您多諒解。”

“既然這麼說,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本來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麵,鬨的不愉快,可彆怪我不給你們麵子。”何正冷下來臉,說完進了會議室,把正在開會的小組叫了出來,全員都走了。

“這都走了,咋辦?”柳城問道。

“愛咋咋地,真以為手裡捏著點權,就能在這擺譜,差遠了。”陸峰說完看向了劉副市長,開口道:“有些事兒吧,不是說不能辦,得看跟誰辦,彆到時候臉上冇增光,還抹上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