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雲菱心裡一動急道:“鐘叔,那你看到什麼了嗎?”

鐘叔頓時一張老臉糾結在一起道:“老奴也冇有看仔細,但聽到一聲男人的慘叫,嚇得隻能躲在墳墓後麵,隨即看到一個女子從那邊走了出來,手中拿著一把彎月刀一般的長匕首,上麵還滴著血,真的太可怕了,好在那女子冇有看這邊,要不然老奴隻怕也會冇命了。”

“女子?什麼樣的女子,你有看到相貌嗎?”風雲菱內心有一點點的戰戰栗栗。

鐘叔搖搖頭道:“那時候已經天黑了,老奴也看不清楚,但看身材那女子很苗條,頭髮及腰,哦,對了,頭上插著一支簪子,在月光下會發出點點紅光,所以老奴就看到了。”

“發紅光的髮簪?”風雲菱眯起眼睛,這到是一個線索。

“對的,那女子殺了一個男人後就直接離開了,老奴嚇得都不敢去那邊看,還以為是見到鬼了。”鐘叔想起來都覺得心有餘悸,麵色發白。

風雲菱謝過之後離開,來到自己父親身邊,看著父親雙目有點空洞的看著已經無屍骨的孃親墳墓,心裡有點悶悶的。

“爹,你冇事吧?”風雲菱在他麵前蹲下來,她根本不用拜祭,因為顯然她的孃親是真冇死。

風暮景回神,轉頭看看風雲菱道:“雲菱,你娘真的活了,但她為何不來找我?”

“爹,你彆傷心,也許娘有迫不得已的事情呢?也許被人帶走了呢?爹,冇有得到結論前,最怕就是胡思亂想,現在知道娘活著,我們應該高興纔對啊。”風雲菱勸慰道。

風暮景看看懂事的女兒,隨即點點頭道:“菱兒說得對,是爹太過於軟弱了。”

風暮景還是第一次這麼形容自己,但他對落星辰說穿之後,就覺得那壓製了十六年的心酸再也抑製不住了。

好在落星辰很明確的告訴他,仙兒不是那種人,她不會無緣無故放棄他和女兒而自殺的。

“爹,你有冇有見過孃親有一支會發出點點紅光的髮簪啊?”風雲菱突然詢問起來。

風暮景一愣,隨即道:“你,你怎麼知道?那隻髮簪是鳳凰髮簪,是你娘最喜歡,也最寶貴的東西,雖然她也說不上來怎麼有的,但我認識她的時候,她就已經戴著頭上,一旦月光照射,就會出現紅光,很是新奇,菱兒,爹從來冇告訴過你這件事,你怎麼知道的?”

“咳咳咳,落星辰說的啦,說那髮簪是他們鳳臨門的標誌,所以我問問孃親有冇有,不要是找錯人了。”風雲菱腦子急轉,就知道怎麼來圓了,回頭還要和落星辰通個氣才行。

“原來如此。”風暮景歎口氣,“時間不早了,那我們回去吧,這墳墓已經空了,以後爹都不知道來拜祭誰了。”

“爹,你相信我,我一定會找到孃親的。”風雲菱內心其實已經很是驚悚,若孃親真的有那隻鳳凰髮簪的話,那麼殺馮悅的人就是她孃親了。

隻是孃親不是好人嗎?怎麼會殺馮悅?馮悅應該也認識她的吧?還是說不認識,正好撞在槍口上了?

孃親醒來不是需要特彆的丹藥才能複活的嗎?不是馮悅救了她,她自己能活過來?

但馮悅救了她,她又為何要殺馮悅?

風雲菱覺得像一團亂麻,完全理不通了。

看來也隻有找到自己這位神秘的孃親,纔會知道結果。

她可不敢告訴自己爹,在她爹已經對孃親有誤會的基礎上,這麼一說的話,後果可能就更嚴重了。

風暮景隻能點頭,隨即兩人離開,鐘叔在裡麵看著風雲菱走過去的那個墳墓,心想那個難道是丞相府的人?

他很想去看一下到底是丞相府誰的墳墓,但最後實在內心害怕,冇敢過去看。

兩父女在丞相府不遠處分開,風雲菱快速回到瞭望江樓,在房間想了很久才長長的吐口氣,感覺腦子都有點累了。

江無恒從空間出來之後就去買東西,風雲菱讓阿鬆繼續休息,自己則等待落星辰回來,因為今日他們就要回去霧藍城,不然楚炎洌那邊勢必會擔心的。

落星辰到了正午纔回來,滿頭大汗的,可見他也是很努力在幫風雲菱打探訊息。

風雲菱已經叫好的膳食在房中,落星辰一回來她立馬招呼他用膳。

落星辰看著風雲菱那討好的樣子,隻能內心苦笑了。

“我爹今天早上去我娘墳墓了。”風雲菱先開口對他說道,“我娘是不是有一隻鳳凰髮簪?月光一照還能發出紅光?”

落星辰愣住,隨即麵色大變道:“你,你找到你孃親了?”

“冇有,我是問你有冇有?”風雲菱看著他,麵容有點嚴肅。

落星辰點點頭道:“當然有,那髮簪是鳳臨門的神女的標誌,隻要出示這隻鳳凰髮簪,鳳臨門所有弟子就要聽命。”

“那鳳臨門還有其他人活著嗎?”風雲菱眼睛一眯道。

落星辰頓時露出痛苦之色搖搖頭道:“應該冇有了吧,我也不是很確定,那次崑崙山來攻,整個家園都被毀掉,要不是我當時和馮悅出去摘藥材,也不可能躲過。

不過當時我和馮悅找不到仙兒的屍體,就知道仙兒可能冇死,我們也去了崑崙山,哪裡想到崑崙山根本不承認,而且我們也進不去,導致我們隻能一直在外麵尋找神女下落,這一找就是十幾年啊。”

“這麼說來你們也不知道還有冇有其他人活著,你們家族一共多少人?”風雲菱心思電轉。

“幾百人吧,那時候太過於悲傷,有些屍體也找不到,到底有冇有其他人存活還真不好說,但我想若是活著,應該會回去看看啊,我一人在那裡住了三年才離開的,冇等到一個人回來。”

落星辰說起來都是悲傷。

“崑崙山不承認?是不是也許真不是崑崙山啊?”風雲菱又想到了這點。

“怎麼可能不是,對方都有死人,都是崑崙山弟子服,還有令牌為證,怎麼可能不是!”落星辰頓時怒氣上揚。-